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法律资讯 > 法律新闻
跟随内心做自己想做的事:陕西高院前法官王磊律师
来源:西安王磊律师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0日

律师行业的发展空间很大,是许多学子的奋斗目标,但是你有听说过为跟随内心做自己想做的事而辞去法官的吗?陕西高院前法官王磊律师2001年至2016年,工作近15年后,选择辞去陕西高院的法官一职。

下面是北京青年报记者对王磊律师的访谈

北青报:为什么选择辞职?

王磊: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方面因为母亲得病欠下了外债,我自己的工资不高,但我不愿意被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去开发“附属价值”。另一方面是工作的15年里,对自己职业规划有了全新的认识和调整。

北青报:你说的“附属价值”是指什么?

王磊:简单来说,就是灰色收入,母亲患病给我带来了经济压力,但我想坚守自己的职业操守,所以宁愿辞职去体制外发展,也不愿寻求灰色收入。

北青报:从20156月到现在被批准辞职,将近8个月时间内,你有动摇过吗?

王磊:这期间,领导也在劝说和挽留,希望我仔细思考。但从我交辞职信的时候开始,就没有后悔和动摇过。

北青报:你在辞职信中说“法官职业并没有得到社会的足够尊重”是什么意思?

王磊:辞职前,我是一个做死刑复核的法官,死刑复核牵扯到人的生命,有句话说得好,“生命无价”。但要做到对生命的尊重,就必须有一个能匹配这个职业的职业保障和社会认可度。但这些,从这个职业中都无法得到满足。

北青报:那此前你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

王磊:我算过,骨干法官每年审核的案件有30件,折合计算,每天每个法官要看120页卷宗,但卷宗不是小说,要反复阅读和研究,从而找到其中的错误和疑点。为了能把案子办完,加班就成了常态。

北青报:辞职前,你的收入是多少?

王磊:20156月份,我递交了辞职申请。5月份,我的工资加上津贴是4409元,这就是我的全部收入。

北青报:这个收入,在当地算是什么水平?

王磊:同比来说,算是中低收入水平。就我所知道的,西部地区比较好的律师年薪几十万、过百万也很常见。

北青报:目前你的经济状况如何?

王磊:母亲虽然已经离世了,但母亲生前患病,还欠下30多万元的外债未还。如果我还是做法官,可能这30多万元对我来说就是“天文数字”。借别人的钱,借一年两年可以,但四年五年就说不过去了。按照我之前的工资水平,一个月最多攒2000,一年最多攒2万多,不算其他开销,将近15年才能还清这些债务,但攒2000元基本上不现实,因为还有房贷要还。

西安律师

上半场给了高院 下半场想跟随内心

北青报:对于你辞职的决定,家人朋友有过质疑吗?

王磊:有,很多人劝我说,这是一个“金饭碗”,很多人想做还做不了。但我想遵从自己的内心做选择,因为现在体制外也给别的人才提供了很好的发展平台,“是金子哪里都会发光”,我是这么想的。

北青报:有很多网友在讨论你辞职一事时,提到“高薪养廉”这个词。

王磊: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都在讨论“高薪能不能养廉”,我觉得,高薪不一定能杜绝腐败,但一定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腐败。每个人都有基本的生活需求,当基本的生活需求不能够被满足的时候,会有很多人从自己掌握的权力中去开发附属价值。

北青报:未来你会从事什么职业?

王磊:会进入律师行业,因为这既能解决我经济上的后顾之忧,也能实现自己的法律理想。

北青报:有规定说法官“离任后二年内,不得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

王磊:是的,所以目前有很多家律师事务所在邀请我做合伙人,做管理方面的工作,用我的经验指导那些年轻的律师。

并非因为“人脉”律所才“抢着要”

北青报:有网友质疑说,你有15年来在陕西高院积累的人脉关系,所以会被其他律所“抢着要”。

王磊:不是,主要还是15年的审判工作,让我对审判思维有了丰富的经验,我了解法官怎么想的,也知道怎样去用合法的方式帮助法官实现公正的判决。换句话说,如果各家律所只是看重我的人脉关系,那么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地的一些知名律所也就不会邀请我了,因为我对那边的法官或者律师并不了解。

北青报:你拒绝了不少北上广知名律所的邀约?

王磊:我还是决定留在家乡,因为西部地区可能更缺比较好的律师从业者。另一方面,母亲离世后,我希望能更多地照顾父亲。

北青报:你怎么评价自己的辞职?

王磊:我已经将近不惑之年,人生如果分上下半场的话,我的上半场给了陕西高院,但下半场我想靠自己的能力,去实现回报家庭、回报社会的目标,也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上面就是北京青年报记者对西安王磊律师的访谈,不知道大家看北京青年报记者和王磊律师的对话或后有没有什么感悟呢?

返回列表